知识论的范式转换——普兰丁格担保思想初探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知识论的范式转换:普兰廷加保证思想基督教哲学的初步探索。在此背景下, 他试图用一种新的“保证”范式来代替传统认识论中的“确认”范式, 从而为基督教信仰提供认识论基础。本文主要从“应有功能”、“设计蓝图”、“认知环境”和“走向真理”四个必要条件来论述“保证”的基本内容。阿尔文·普兰廷加(Alvin Plantinga, 1932--)是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和认识论者之一, 在英美哲学界享有盛誉。长期从事认识论领域的研究, 全面梳理了以笛卡尔(Rene Descartes, 1596-1650)和洛克(John Locke, 1632-1704)为代表的传统认识论思想, 提出了综合分析20世纪英美哲学知识论。认真考察各派思想, 在总结和批判前人思想的基础上, 开创了新的认识论思想体系。在普兰廷加看来, “经典知识论”存在内在矛盾, 以“正当理由”为中心的传统范式必须被“正当理由”所取代。一、保证的命题 “保证”是普兰廷加知识论的核心概念。该系统是围绕这一重要概念构建的。被称为普兰廷加知识“三部曲”的书名, 都以“保证”二字命名。
       用 Plantinga 自己的话来说, “在保修:当前的争议、保修和适当功能中,

我提出了我对保修性质的主要见解”; “想了解更多的人应该阅读这两部作品”。在普兰廷加看来, “保证”问题的根源并不起源于现代或近代, 但至少可以追溯到更遥远的古希腊圣贤. “这个问题与柏拉图的 Theaetetus 一样古老。”早在 Theaetetus 201 和 Manno 98 中, 柏拉图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它是知识吗?是什么将知识与纯粹的真实信念区分开来?换句话说, 如果一个真信念可以变成知识, 必须加上什么“质”和“量”?为简单起见, 公式可以表示为:知识=真信念X(其中“X”表示“质”和“量” ) 在柏拉图看来, 毫无疑问, 知识与真理(truth)和信念(belief)有关。知识至少包含真实的信念。只有当 S 相信 P, 并且只有当 P 为真时, 某人 S 才知道某个命题 P。那是有人说, 真正的信念是知识的“必要条件”, 而不是“充分条件”。因为可能有类似的情况:有人相信某事是真的, 但不知道。就他“不知道”而言, 他认为真实的东西对他来说并不构成知识, 充其量是某种“巧合”或“幸运”。比如张三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认为明天股市肯定会下跌。但他没有任何依据, 也说不出更多的理由, 只是相信股市明天不涨反跌。第二天发生的事情证明他是对的。股市真的很糟糕, 股票暴跌。不幸的是, 他是对的。
       但是, 这种“巧合”, 绝不能说张三已经对股市有所了解, 是个聪明的股市分析师, 能够准确预测未来股市的走势。再比如, 李斯是个登山爱好者。为了攀登期待已久的山峰, 他来到了美国北达科他州。一看到雄伟壮丽的山峰, 李斯就忍不住了, 迫不及待的立马开始攀登。
       但不幸的是, 天气预报报告第二天的恶劣天气, 大风, 夹杂着雨、雪或冰雹。但李四是典型的乐观主义者, 相信后天会是好日子。果然, 第二天竟然是难得的好天气, 非常适合登山, 天气预报错了, 李斯的信念是正确的。虽然李斯的信仰是真实的, 但仍然不构成知识。因为知识必然是真实的, 它不可能是偶然的。历代哲学家都曾试图解决柏拉图提出的这一认识论问题, 并试图给出构成知识的充要条件, 即寻找所谓的“X”。近代以来, 在笛卡尔、洛克等哲学家的努力下, 人们建立了以“经典模式”为基本特征的认识论体系。主流哲学家似乎持有某种乐观的态度,

认为他们已经彻底解决了“Theaeteid问题”, 神秘的“X”应该是“确认”。其公式如下: 知识=真理信念 用一句话来表达确认, “知识就是被证明的真正信念”(Konwledgeisjustifiedtruebelief)。在这个框架中, 知识的定义可以用以下三种方式表示: 1. S 知道 P 当且仅当 (1) P 为真; (2) S相信P; (3) S 认为 P 被证实。 (其中S代表知者, P代表命题)其典型代表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见泰阿泰德。 2. S 知道 P 当且仅当 (1) S 接受 P; (2) S有足够的证据接受P; (3) P 为真。其典型代表是美国哲学家奇泽姆(RoderickMiltonChisholm)。见观察:哲学研究(1953 年)。 3. S 知道 P 当且仅当 (1) P是真的; (2) S确信P为真; (3) S 有权相信 P 是真的。它的典型代表是英国哲学家艾尔(AlfredJulesAyer)。见知识问题 (1956)。可见, 上述三种知识的定义是相似的。无论是“确证”、“充分证据”还是“相信权”, 都没有脱离“确证”的基本范式。这里所谓的“确证”是广义的, 包括证据主义、基础主义、还原主义、连贯主义、道义主义等。普兰廷加分析说, 当人们在欢呼“Theaeteide 问题”终于解决的时候, “Edmund L.Gettier 问题”从天而降, 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用普兰廷加的话来说, “盖蒂尔问题”就像一盏明灯,

“让我们意识到我们一直站在黑暗的角落”。可以说, 盖蒂尔 1963 年在《分析》中简短而简洁的论文创造了当代认识论的独特“比率”:仅仅三页的文章就引起了数千篇论文的回应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