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未来15年,推进西部大开发 “西部陆海新通道”改写城市新格局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2日
       北京报道, 在“内陆港”不断发展壮大之际, 筹划已久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构想终于开花结果。 8月15日, 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式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深化陆海双向开放, 促进 西部大开发, 未来5-15年全面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 部署。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西部地区存在GDP增速放缓、 外商投资企业总量低。 但近年来, 西部地区外向型经济走强、工业产能增强、内生增长动能增强等新特点越来越明显。 “西部陆海新通道向内连接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等地, 向外连接东盟十国。可利用北部湾地区拓展经贸合作、产能合作 以及西部地区与外国的文化交流。” 陈瑶说道。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土地开发与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国立表示:“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对于充分发挥西部地区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区域作为“一带一路”的纽带, 加强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举措, 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助力经济增长 据了解, 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腹地, 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 南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它在格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目前, 《方案》实施方案正在制定中, 涉及重点任务推进安排、多部委分工协作机制等。 就像‘一带一路’一样, 其实是希望通过这个通道, 形成一条贯穿国际、国内、东、西、南、北、南的贸易走廊和产业走廊。
       ” 国家发改委综合交通运输研究院副办公厅主任范以江表示。 事实上, 近年来, 实现西部内陆直达海港的“海铁联运”已成为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关注的重点。 中欧班列的发展也对陆海新通道起到了推动作用。 “现在中国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 对外开放也有了一些新的考虑和要求。同时, 西部大开发也面临着新的形势。在新一轮更深层次的 和更广泛的开放要求, 西部陆海新通道应运而生。”范一江说。 8月16日, 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着力打造的国际旅游品牌——第十四届越野E集团阿拉善英雄大会在京揭幕, 旅游业为内蒙古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今年上半年, 内蒙古旅游业发展良好, 新兴服务业发展迅速。 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0.0%, 拉动GDP增长2.7个百分点。 连接中欧的“粤蒙欧”和“常满欧”为当地带来了更多的经济效益。 今年上半年内蒙古外贸进出口总值预计实现547.2亿元, 同比增长9.6%, 是GDP增速的近一倍。 截至今年上半年, 内蒙古共有国家级外贸转型升级基地11个, 自治区级外贸转型升级基地12个。 不仅是内蒙古。 事实上, 西部的外部渠道使西部经济的内生动力更加强大。 近年来, 西部地区已成为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 数据显示, 云南、贵州近年来增速一直领先全国; 今年上半年, 成都增速领跑副省级城市, 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中欧班列方面, 成都、重庆、西安位列前三。 据重庆海关统计, 2019年上半年, 重庆外贸进出口总值2663.6亿元, 同比增长16.48%; 对欧盟进出口505.2亿元, 增加21.9亿元。 %; 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贸发展明显加快, 进出口总额734.2亿元, 增长32%。 不仅如此, 西部地区还初步形成了通往中南半岛的跨境公路穿梭巴士、国际铁路联运等物流组织模式。 特别是随着北部湾港口设施的不断完善, 航线网络不断扩大。
        外贸增长和产业转型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提升竞争力 这份《规划》明确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战略定位, 这对中西部部分城市来说是一大利好。 根据《规划》, 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腹地, 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 南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与长江经济带相连。 区域发展新格局。 在枢纽建设方面, 重庆定位于打造国际综合交通枢纽, 将充分发挥“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区位优势, 打造通道物流和 运营组织中心; 成都定位为全国重要的商贸物流中心, 强调要强化对渠道发展的引领引领作用。 按照《规划》要求, 加快铁路建设, 建设重庆、成都至北部湾的大容量铁路运输通道, 实施一批干线铁路扩能改造工程, 畅通“卡脖子”段, 形成合理分工, 相得益彰。 铁路运输网络。 在海上丝绸之路方面, 广西北部湾将建成国际门户港, 海南洋浦定位为区域性国际集装箱枢纽, 两者都将着力打通海上。 《规划》强调, 要充分发挥走廊对沿线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 打造优质陆海经济走廊, 实现要素资源的高效集聚和流动, 促进走廊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 同时, 进一步发挥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示范作用, 继续放宽外资准入, 改善外资环境, 带动有关国家共商、共建、共享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在提高渠道运作和物流效率方面, 《规划》还提出要充分发挥铁路长途干线运输的作用。发挥优势, 加强渠道物流组织模式创新, 扩大铁路班列运营, 积极开拓沿海口岸近海航线, 大力发展多式联运, 鼓励发展物流新模式、新业态,

促进通关便利化, 提高渠道物流的质量、效率和竞争力。 力量。 “在加强风险防控的基础上, 鼓励地方政府依法合规采取公私合作(PPP)等方式, 吸引国内外资本参与西部陆海新区建设。 通道项目。”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透露, 完善土地、金融等方面的支持政策, 研究在启运口岸实施退税政策的可行性, 推动建立灵活的新渠道整体。 ——完善运价机制, 有效提升新渠道竞争力。 国家发展改革委指出, 当前西部大开发仍面临艰巨任务。
        西部地区毗邻北部湾港口的区位优势, 与东南亚等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 《规划》指出, 西部海陆新通道要成为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 连接“一带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 , 是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根据《规划》, 到2025年, 基本建成经济、高效、便捷、绿色、安全的西部陆海新通道。 届时, 铁海联运集装箱量将达到50万标准箱, 广西北部湾港和海南洋浦港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1000万标准箱和500万标准箱; 到2035年,

西部陆海新通道全面建成。 新增通道包括:“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口(北部湾港、洋浦港), 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口, 成都经泸州(宜宾),

百色出海 北部湾出海三个通道共同构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要通道。” 核心覆盖区域包括贵阳、南宁、昆明、遵义、柳州等西南重要节点城市和物流枢纽, 径向延伸带连接兰州、西宁、乌鲁木齐、西安、银川等重要城市 西北。 “在高质量发展和‘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 如何才能带动西部地区更高质量的发展, 进而通过这个传统的交通物流渠道转型融入工业贸易渠道, 从而 实现内外双向供需和国内供需, 市场的培育是最重要的。 这条通道,

是一条贯穿国际、国内、东、西、北、南、南的产业走廊。”范一江说。 在高国立看来, 陆海走廊将作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增长轴, 有效促进城市和人口的集聚, 成为西部地区向综合多功能发展的有效引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