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亮剑”三月掷金95亿美元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北京报道, 中投公司在11月宣布了三个投资项目, 分别为15.8亿美元、19亿美元和5亿美元。
        短短十天时间, 中投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公司”)连连出手, 向美国电力公司、印尼煤商公司、加拿大公司投资共计39.8亿美元。
        能源公司。 能源资源。 如果我们继续时光倒流, 在8月到11月的三个月里, 中投发起了一轮全球扫货。 《华夏时报》记者粗略估计, 短短三个月就达成了一笔黄金交易。 95 亿美元, 已经超过去年的 48 亿美元。 2009年下半年, 中投的投资“尚方剑”也慢慢“出鞘”。 从一开始金融投资巨亏, 到金融危机下被“大脑袋拿走”坚持“现金为王”的政策, 现在逐渐转向产业投资,

看好 能源市场, 即能源、农业、房地产等项目。 投资。 它不仅基于全球经济的“买底”行动, 而且清晰地反映了国家经济战略的方向。 中投公司为期三个月约95亿美元的闪电行动, 给市场留下了一系列惊喜和疑问——在这个时候选择密集投资的原因是什么? 中投的投资策略有何变化? 拥有2000亿美元资本的中投公司能否重见天日? 中投董事长楼继伟的话,

或许可以说明中投近期频频出手的动机和方向。 “今年以来, 中投公司抓住市场企稳的有利时机, 在多元化投资时机和资产类型、控制整体组合风险的基础上, 加快投资进度, 适当增加对资源、能源等领域的直接投资。 产业。投资强度。 3个月时间, 金融危机一年投资约95亿美元。 号称“不买底不救市”的中投公司一反初衷, 在全球掀起了一轮扫货。 过去 3 个月卖出了约 95 亿美元, 超过了去年全年的 48 亿美元。 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似乎对2009年后的未来世界经济形势表现出乐观态度。这一次, 中投并没有瞄准高回报和高风险并存的金融领域。
        三个月内唯一投资近95亿美元的金融板块, 是9月26日对橡树资本的10亿美元投资。 在密集收购计划的背后, 中投的全球投资组合也发生了转变, 更多地投资于资源产业资源、农业和大宗商品项目。 11月6日, 中投公司确认美国AES电力公司投资15.8亿美元。 同时, 中投还与AES Power签署意向书, 投资5.71亿美元收购旗下风电子公司35%的股权。 5日, 中投公司宣布将以债务工具向印尼最大的煤炭生产商提供19亿美元的投资。 前两次10月投资, 10月26日, 中投福全资子公司Burrow Investments 以担保可转换债券的形式向加拿大能源公司投资了 5 亿美元。 10月15日, 向俄罗斯诺贝尔石油集团投资3亿美元。 9月初, 无论是8.58亿美元收购来宝集团19.91%的股权,

还是9.39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油气公司, 还是15亿美元收购加拿大矿业公司泰克资源。 近三个月, 中投公司敲定投资规模约95亿美元, 远超去年48亿美元的总投资。 中投公司管理层已经透露, 今年的投资规模将比去年增长10倍左右, 达到数百亿美元的规模。 中投公司董事长楼继伟也表示, 全球资产价格已经出现“小泡沫”, 因此中投公司接下来的投资将集中在大宗商品相关资产和房地产上, 以对冲通胀和货币贬值。 中投公司为期三个月约95亿美元的闪电行动, 给市场留下了一系列惊喜和疑问——在这个时候选择密集投资的原因是什么? 中投的投资策略有何变化? “目前,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已从几个月前的低点大幅上涨, 但考虑到未来全球经济复苏的大趋势以及自然资源长期短缺的情况, 仍是较好的 “现阶段收购海外战略资产。是时候了。” 一直关注中投的安邦咨询研究员李明旭认为, 一方面, 由于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判断, 另一方面, 基于提高收益率的压力, 近期的大规模投资行为 中投海外出海是大势所趋, 也将为其近年来经营业绩的提升提供坚实的基础,

千亿资金的投资已从“隐形”转向“亮剑”。 危机恶化, 中投在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两项早期投资大幅缩水, 中投被严厉批评充当金融危机的“泡沫接收者”的“借势”。面对舆论压力, 中投保持低位 ——2008年下半年和2009年上半年金融危机最严重的关键“隐”状态, 大部分资金以现金形式持有。 资产仍以现金为主。”中投公司首席风险官王健熙也证实了中投公司现阶段的投资态度。 到今年第二季度, 中投公司确信全球市场已经企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中投对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只占其总资本的5%, 难道95%的资本会长期闲置吗?所以选对时机, 选对投资领域, 勇敢的。” ', 是最重要的。”2008年, 中投公司新增投资48亿美元。当时, 中投公司总经理高希庆公开表示, 中投公司2009年新增投资将是当年48亿美元的10倍左右。
        2008年, 一个月后的9月, 以雷曼兄弟破产为标志的全球金融危机一周年,

中投公司10倍的投资增长开始浮出水面。“上坊之剑”也在慢慢“出鞘”。 在谨慎选择投资时机、投资方向和项目的前提下, 中投真正需要学习的不是“潜伏”, 而是何时“亮剑”, 在什么地方“亮剑”。 与中投公司成立之初的两次饱受诟病的镜头, 分别向黑石投资30亿美元和向摩根士丹利投资56亿美元相比, 金融危机后中投公司的投资方向发生了明显变化。 除了“有意无意”回避美国, 回归市场成为中投投资方向的主旋律, 投资重点集中在自然资源和房地产市场两大方向。 这是金融危机后中国明确的投资方向。 ”一位大宗商品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本轮大宗商品的反弹,

很大程度上是受中国的抄底和储备需求推动的。中投作为“国民”投资者, 首先要考虑的还是中国的政策战略需求。 对于今年8-11月的密集投资, 楼继伟曾公开表示, 这些投资项目一般在半年多前开始运作, 当时大宗商品价格被低估。本轮金融危机爆发前,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处于高位, 是最明显的泡沫资产, 没有长期的投资价值, 但是随着资产价格的暴跌, 这个价值开始显现, 通胀预期越来越强, 所以 能源、矿产、房地产等大宗商品被用作对冲通胀的工具。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表示, 中投向产业投资转型有助于自身资产与资源挂钩, 是未来资产稀释和通胀的战略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