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入SDR展示国际金融圈最大正能量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唐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会议于11月30日正式作出决定, 人民币将加入SDR。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既体现了中国的不懈努力, 也体现了美国值得称道的妥协。为满足人民币加入SDR的条件, 中国迅速推进金融改革开放;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发行国, 并没有竭尽全力打压潜在竞争者, 摆脱阴谋论的陈规。无论是努力还是妥协, 都充分彰显了正能量。 1、直接影响有限, 间接影响突出。有人将人民币加入SDR与中国加入WTO进行比较。两者确实有相似之处, 但也存在显着差异。通过加入世贸组织, 中国获得了更大的出口市场, 促进了国内市场的竞争和监管, 有效促进了经济增长。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也将促进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 加速国内金融市场的发展, 但直接影响有限。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 SDR的主要功能是定价, 类似于虚拟货币。
       成员国可以在需要偿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时, 将其持有的特别提款权换取相应数量的“硬通货”外汇。私营部门不能持有也不会使用 SDR。如果将人民币加入SDR, 确实有IMF成员国自动增持人民币资产的机制, 但自动增持的次数并不多。截至 2015 年 3 月, 基金组织已拨款 2040 亿特别提款权(约 2800 亿美元)。人民币加入SDR后, 预计权重在10%左右。这10%权重对应的资产规模约为2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50亿元)。其次, SDR中各币种的比重与各国外汇储备中各币种的比重相差甚远。比如美元在SDR中的比重为41.9%, 而美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早已超过60%, 远高于前者;欧元在特别提款权中的比重为37.4%, 而欧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早已低于前者。 30%;英镑和日元在特别提款权中的比重分别为11.3%和9.4%, 而英镑和日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比重长期低于5%。这表明各国会从自己的角度衡量各种因素来确定外汇储备的货币构成, 而不是简单地照搬SDR。人民币加入SDR的间接影响更为突出。一方面, 这表明人民币已经通过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审查, 具备了相应的条件;另一方面表明, 美国并不反对人民币获得更高的国际地位。这两个方面都有助于政府将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可以说, 加入SDR是人民币成为重要国际货币的必要条件, 但不是充分条件。 2、中国快速推进金融改革开放, 为近期金融改革开放举措奠定了基础。
       除了去年启动的沪港通, 今年8月汇率市场化改革启动, 监管部门宣布不干预股市运行正常情况;101月份利率市场化改革基本完成, 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外汇储备构成; 11月重启IPO, 恢复股市功能。
       预计未来深港通、注册制等措施将较快推出。这些都是为了对内发挥金融市场的功能, 对外加强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和开放透明, 满足SDR对货币自由使用的要求。这些金融改革开放举措不仅满足了支持实体经济的需要, 也有利于促进金融业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它们不能仅仅解释为人民币进入SDR的准备工作。不过, 此时大力推进金融改革开放, 不排除推动人民币加入SDR的考虑。加快甚至倒逼金融改革开放, 是人民币加入SDR或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意义之一。 3、美国没有尽力打压和创造条件。按照阴谋论, 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发行国, 享有最大的国际货币收入, 显然不会支持人民币加入SDR。
       通俗地说, 美元是美国的命脉,

是关系美国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谁敢动美元, 谁就被美国打死, 拿什么换来的。此外, 人民币不同于其他货币。它不会满足于仅仅成为一种普通的国际货币, 它可能会取代美元成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威胁通常不是很大。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各种措施中, 基本上只有加入SDR需要美国同意。中国的跨境贸易和使用人民币进行投资无需美国同意;其他国家将人民币计入外汇储备不需要美国同意;普通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无需美国同意。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的成员国, 美国拥有一票否决权。只要美国愿意, 美国完全可以否决人民币进入SDR, 或者至少推迟人民币进入SDR。请注意, SDR 货币篮子的构成每五年评估一次。如果美国坚持五年后不增设人民币,

确实可以有效减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为什么美国没有否决或推迟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这表明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 并不冲突。紧密的经济联系使两国兴旺发达, 两败俱伤, 同在一个星球上, 核战争不可能发生。从这个根本利益出发, 美国愿意为成长中的中国牺牲一些利益, 提供一些空间, 而不是进行生死搏斗。相应地, 中国也应该认识到根本利益的一致性, 在需要妥协的地方做出妥协。从长远来看, 公平竞争和有进有退的能力符合各方利益。谁将成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 让我们看看人民币和美元相互竞争。